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生军的博客

中华文化,科学文化

 
 
 

日志

 
 

【转载】果王之谜  

2015-03-18 13:01:48|  分类: 聚焦古代文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木,天书《山海经》有忠实的记述,为人世间宝贵无比的果木。它到底对应于现实生活中的什么果树,众说纷纭,目前主要倾向于它就是杉木或槐树的臆测。因为我们的上一辈人还延续称呼堪作大厦栋梁之才的杉木为“JinMu”(“津木”),但没有找到文字证据。我们有幸生在与福建建阳同名而名改而姓不易的建湖水乡,养生中不忘刺激建里穴,健胃不失巧用建中汤。突然察觉,我们一直在“建木”文化下乘凉,热心于现代文明建设,却于这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建木说不清道不明,这怎么能够前对得起古人后对得起来者?


     追根溯源比照研究发现,建木是沟通天地的天然津桥,能为天地立心,可为健康立功,竟然就是公众耳熟能详却心头不似口头视同敝屣的山毛榉板栗树。千果之王的千古之谜得以初露眉目。


      一、不凡的功效


       有本养生书,过去中国民间几乎家喻户晓,比李时珍《本草纲目》还早,它就是明朝的《滇南本草》。“有益济世,莫可名言”,众多“医家各置一卷”,甚至,为中华版图添加云南立下巨大功劳的大学者杨慎都亲自传抄。作者杨林,原籍中州,今河南卫辉虹山人,所撰《滇南本草》中有关板栗,记述如下:


      栗树叶,治喉疔火毒,煎服,神效。


      栗子花,味苦、涩,性微温。止日久赤白带下,休息痢疾,止大肠下血。


      栗子壳刺,烧灰吹鼻中,治中风不语,吹之即醒;或中痰邪,亦吹即应。


      栗子果皮,敷打伤;生嚼,涂筋骨断碎、肿痛瘀血,最效。亦治反胃,人口咬伤,捣敷最良。烧灰,治癞疮。
      栗子,味甘甜,性味温,无毒。此果最益人,其中扁者名栗楔,尤好。补中益气,厚肠胃,补肾气,治腰脚无力。生吃,止吐血,衄血、便血、一切血症。
用火烤为末,治山岚瘴气、疟疾,或水泻不止,或红白痢疾:每服三钱,姜汤下。生则发气,生食胸中气横。熟则滞气,患风疾及水肿者不宜食,小儿多食则难消化成病。须日曝或灰中煨,令汗出,或以润沙藏之,或袋盛,当风悬之,并令去其水气,最良。
    


      二、粗略的解读


      首先,《滇南本草》对于板栗功效的介绍,用词很是特别:“神效”、“日久”、“即醒”、“即应”、“最效”、“最良”、“此果最益人,其中扁者名栗楔,尤好”。通书再不会找到这么高频率的赞美词,这应当是后来人们盛赞板栗为“千果之王”的有案可稽的源头。即使以讹传讹成“干果之王”,还是让人可以勉强接受的。但是“扁者名栗楔,尤好”的理念,如今显然已经完全失传。我们单知道栗子有两种形状,一种一面偏圆,一面偏平,这种板栗通常味道更甜一些;另一种两面都平,甜度相对于半圆型的板栗要逊一些。在味甜与保健效果两者不可兼得的情况下,人们几乎不约而同身不由己共同做了完全错误的选择。加上它外壳难以剥除,保存又不易,所以糖尿病人宁愿听信谣传,也不食用香甜爽口的板栗,顾此失彼,甚至敬而远之,使得食药兼宜的木本粮食板栗明珠投暗,国内价格低迷于柿子、红枣。 


目前市场上风行一种日本板栗,个头很大,外貌很喜人。其实这种栗子产量高,水分大,甜味少,口味不如国内的品种。但是价格便宜,消费者一时不免被商家牵着鼻子走。而国产的山栗,虽说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口味甘甜,养生价值大。可是个头很小,市场不是很多见。一般都只供外国人享用。例如丹东脱皮板栗米,95%都销往日本。天下还有比这国内板栗市场出现的买椟弃珠“止增笑耳”更加滑稽的事情吗?


其次,中外概无例外,甚至上至首相,对于板栗,也不免知其一不知其二。《滇南本草》中有一条用火烤为末,治水泻不止,或红白痢疾。每服三钱,姜汤下”,显然是说熟板栗加生姜治疗溃疡性结肠炎效果出奇的好。日本小泉的正统接班人首相安倍晋三就长期患有溃疡性大肠炎,众议院大选后,突然把擅长治疗肠炎的主治医生日比纪文换成肿瘤专家高石官均,让外界怀疑可能是安倍的大肠炎病情恶化,转为大肠癌。宋代醉翁宰相欧阳修对栗子大加赞赏,“齿根浮动越我衰,山栗泡燔疗食饥”。在《与尹师鲁第一书》透露自己对栗子的喜爱,超过被贬,听说谪居地夷陵那里也出产非常好吃的栗子、茶叶等,就感到庆幸欣慰。他患有顽固性腹泻,御医束手无策,久治不愈,后来用民间草药车前子竟然就治愈了。但是后人有沿用车前子方治疗类似的肠炎病症的,几乎都很失望。说明板栗才是随风潜入夜的幕后功臣。 推想,换做栗子花来治腹泻,恐怕古今中外,知道的更少。


第三,没有多少人知道吃板栗最重要的一条----生吃。海鱼可以生吃,板栗主要应当生吃。年消费量数十万吨板栗的大国日本,城乡许多地方漫山遍野都种植上了板栗树,日本国民因此而大受其惠,深夜子时前,几乎没有人因为疲惫需要停止工作进入睡眠状态,老板一般也能轻松起身于凌晨四时,精力旺盛到可以日以继夜搞建设,而不会像睡狮国民一样年关熬夜,平时午睡。


如今“渐冻症”成了现代医学界一大难题。病人无缘无故由身强力壮力拔山兮气盖世转为日渐消沉颓废,疲乏无力,直至吞咽不能,呼吸困难。传统医学也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用稀世芒针,用冬虫夏草的蛀虫虫体、用灶心土,也能偶然取效。但是仍旧近似于杯水车薪,作用不大于九牛一毛。然而,光绪丁尧臣极验良方》明确记载:“痿症(此系神方,不可轻视)用栗子两个(又名板栗,要两面俱扁者,若一面扁一面圆者,食之不效),于四更将尽,初交五更时睡在枕上(不必坐起),先取一栗缓缓细嚼,不可吞咽,口宜紧闭,不饮茶水,不可言语,嚼至溶化如浆缓缓运气吞下,送至丹田(在肚脐下)。再取一栗照前细嚼,运气送下(吃完),听其睡熟食之,半月不必服药,自能渐渐行动,百日内外,行动如常。浙江钱君、福建吴君均患此症,日久医治不效,后各服栗三十余个,至百日外全愈。夜夜只宜服两个,不可多服”。


天哪!对于这种神经元退行性病变,侧索硬化症,价格低贱的板栗中的栗楔竟然就有起死回生之功。


      我们的体会:来自日本的良种板栗是不适合生吃的。不必找生鲜板栗树叶,板栗花,单生板栗,面对顽固的牙龈炎,只须咀嚼鲜板栗,几分钟后,疼痛解除,炎症烟消云散。死血毒血可能于第二天凌晨就近从鼻腔排出。天下还有必这更利于保健养生的甜蜜事业了吗?顺便提醒一下,“人口咬伤,捣敷最良”,生板栗可是人体正气的化身。难怪有网络文章说板栗花的味道与精液的味道一样一样一样的。


       三、兜了个大圈子


       总说环境造就人,可是到日本打工的技术人员讲,自己到日本几年,看似工作上游刃有余,可是改不了先天体力的不足,精力的不济,结果面黄肌瘦回国。一道破,分水岭就在消费不消费板栗上。生板栗大补肾气,肾气足,髓海有余,精神就旺,志气就大,肾所分泌的促红细胞生成素就多,贫血自然就会绕道走。


        有一个怪现象,日本人称道板栗,无论什么好板栗都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天津甘栗”,由此我们尝试推论:就像“向前看”与“向钱看”,“同年”与“同乾”一样道理,咀嚼生板栗不只满口生香,更特别的是舌下会平白源源涌出充满生命力的温暖津液来,如同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这充满生命力的源头活水当然就是“天津”了。


       进一步推想,《山海经》里的“建木”与人们称道杉木的名字“津木”是否本质相通,是否异曲同工?      


      《山海经·海内经》载:“西南海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有膏菽、膏稻、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琴,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灵寿实华,草木所聚,爰处有百兽相群爱。……有九丘,以水绕之。名曰陶唐之丘,有叔得之丘,孟盈之丘,昆吾之丘,黑白之丘,赤望之丘,参卫之丘,武夫之丘,神即之丘。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名曰建木,百仞无枝,上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嗥爰过,黄帝所为。”
     《山海经·海内南经》:“有木,其状如牛,引之有皮,若缨、黄蛇。其叶如罗,其实如欒,其木若蓲,其名曰建木。”郭璞注:“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也。”
《淮南子·形训》亦曰:“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吕氏春秋·有始》:“ 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后汉书·马融传》:“珍林嘉树,建木丛生。” 李贤注:“建木,长木也。”唐代卢照邻的《病梨树赋》:“建木耸灵丘之上,蟠桃生巨海之侧。”


     有关建木的记载显然源于先秦典籍中,《山海经》《淮南子》和《吕氏春秋》。建木应该是什么?按照《后汉书·马融传》和李贤注以及《山海经》自身提供的内容分析,可以理解为一种极有价值的树木。在《山海经》中,建木是远古先民非常崇拜的圣树。后人由这些古文献的记述进一步字面推论:建木成了传说中的树木,现实中难以寻觅。还衍生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新结论:生于天地的中部,百仞之高,众神缘之上天。


     我们研究《山海经·海内南经》的这段引文,认识到那个时代确实有一种树叫做建木。这是一种很大的树,它的形状“其壮如牛”的意思都是像牛一样粗壮。“引之有皮”说明确实有人接触过这样的建木,而且能够撕下树皮来。后文的“若缨黄蛇。其叶如罗,其实如欒,其木若蓲,”描写的都很写实且具体。这就表明,建木确实曾经有过一种自然界中的原型。


       结合郭璞的注解分析才出现问题:“其下声无响,立无影也。”理解成:建木下发不出声音,没有影子。神乎其神了。《山海经》原文没有这样说,那么郭璞注的依据是什么?郭璞注的依据是《淮南子》和《吕氏春秋》两本书:一说“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一说“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由此我们知道得很具体的是,建木生长在白民国的南面,一个叫都广的地方,这个都广是天地的中心点,在这个生长着建木的地方,当太阳当头的中午,人们呼叫却发不出声音,“日中无影”应该理解成为,正午时任何东西都没有影子。因为不可能建木无影而其它东西却有影子。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这个建木是众多帝王由大地升天和由天堂降临人间的交通工具。这个建木变了,变得不再是一棵普通的大树。这个建木神了,神到成为了诸位帝王沟通天地的天梯。当然这些帝王都应该是先王——已故的帝王们。


       追问一句:《淮南子》和《吕氏春秋》这样的说法依据又是什么呢?答案是:依据《山海经·海内经》。 原来这建木的原型和建木作为神树都是来自《山海经》的记载。


      我们坚信它们和龙、烛龙、雄虺、息壤、女娲一样都不是远古神话,而是我们的远祖想保留并告诉给我们的一种远古史实。很有可能,对于《山海经》我们还远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却人云亦云一厢情愿地武断认为《山海经》欺骗了我们。
      果然,我们从《诗经》找到突破口。
 《诗经·山有枢》原文第一节这样说:“山有枢,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娄。子有车马,弗驰弗驱。宛其死矣,他人是愉。”言简意博,我们尝试意译如后:“堪作门轴的小刺榆长生于荒凉的高山坡,招凤引凰的大白榆潇洒生活于湿地口。你有锦绣好衣裳,不穿将会新变旧。你有宝车和骏马,不乘不骑空占有。你善长跑却跳高,为民请命却沉默。想不到你这般没文化,该出手时不出手,大活人留恋僵尸窟。你宛如死狗也该吱一声,不要占着位置不看门,空遗笑柄给后人!”。《诗经·山有枢》接着还说“山有栲,隰有杻。子有廷内,弗洒弗扫。子有钟鼓,弗鼓弗考。宛其死矣,他人是保。山有漆,隰有栗。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且以喜乐,且以永日。宛其死矣,他人入室。”


     对照《山海经·海内南经》一段被后人神话的内容:“有木,其状如牛,引之有皮,若缨、黄蛇。其叶如罗,其实如欒,其木若蓲,其名曰建木。”郭璞注:“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也。”新发现:


1、建木长得若“蓲”,与《诗经》中的“枢”,同为一物,为山上的小刺榆。建木就是榆科植物山毛榉----板栗。后文与漆树,栾树并列比较,唯有板栗名副其实。


2、建木匍伏生长,貌似伏牛,今天中州有伏牛山。建木的皮生长时开裂可以熬制胶,所以才有牵引牵扯一说。板栗成熟时自然脱落,不声不响。凤仙花种子成熟时是炸开的,豆类种子也在豆荚炸开发出声响时飞远。因为板栗几乎不生虫,因而枝叶繁茂,遮天蔽日,当然不会透过一线光柱。

3、一穴得气,全络贯通。《诗经·山有枢》借板栗告诉人们生死的道理,吃生板栗天津口水横生,沟通上下三焦,通达天地人三部,当然众脉神随之上下了。仞,是古代长度单位,不一定专对高度。而“黄帝所为”就留下无穷意蕴了,我们还能无动于衷吗?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