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生军的博客

中华文化,科学文化

 
 
 

日志

 
 

读《桂海虞衡志》  

2014-10-11 12:52:18|  分类: 聚焦古代文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读南宋范成大的大作《桂海虞衡志》,平添不少感慨:

      1、不要怕外来物种入侵,不必去刻意保护稀有的吃人猛兽。只要把握一条,不去逆淘汰就足了。自大宋以来区区几百年,平常宝贵的物种消失多少有谁知晓。“风膏药,叶如冬青,治太阳疼、头目昏眩”。“铜鼓草,其实如瓜,疗疮疡毒”。野地里,什么是风膏药,什么叫铜鼓草,谁能告诉我。

      2、靠山吃水何其幸苦。“蜒,海上水居蛮也。以舟楫为家,采海物为生,且生食之。入水能视,合浦珠池蚌蛤,惟蜒能没水探取。榜人以绳系其腰,绳动摇,则引而上。先煮毳衲极热,出水急覆之,不然寒栗而死。或遇大鱼蛟鼍诸海怪,为鬐鬣所触,往往溃腹,折支,人见血一缕浮水面,知蜒死矣”。

       3、 历史不长,变化奇大,道理相通。单以桂树为例: 桂,可以说是外感伤寒最有价值的一味温表祛风良药。多少人士每每于输液后,饱受寒气困扰,这时一味桂枝就成神草。而且它比转基因的毒杀除草剂还要好。“《杨文公谈苑》记江南后主患清暑阁前草生,徐锴令以桂屑布砖缝中,宿草尽死。谓《吕氏春秋》云‘桂枝之下无杂木。’盖桂枝味辛螫故也。然桂之杀草木,自是其性,不为辛螫也。《雷公炮炙论》云:‘以桂为丁,以钉木中,其木即死。’一丁至微,未必能螯大木,自其性相制耳”。       

         《山海经》时代,桂林名副其实,不乘车的大象也好到北京周口店乱跑。而到大宋,桂林不再长桂林,“象,出交趾山谷,惟雄者则两牙。佛书云‘四牙’又云‘六牙’。今无有”。大象都顺应环境减少了象牙数目。

          桂,南方奇木,上药也。桂林以桂名,地实不产,而出于宾宜州。凡木,叶心皆一纵理,独桂有两纹,形如圭制字者,意或出此。叶味辛甘,与皮无别而加芳,美人喜咀嚼之。
         因为桂林多风。“风,广东南海有飓风,西路稍北州县悉无之。独桂林多风,秋冬大甚,拔木飞瓦,昼夜不息,俗传‘朝作一日止,暮七日,夜半则弥旬’。去海犹千馀里,非飓也。土人自不知其说,余试论之。桂林地势视长沙、番禺,在千丈之上,高而多风,理固然也”。
         风到瘴气消。“瘴,二广惟桂林无之。自是而南,皆瘴乡矣。瘴者,山岚水毒与草莽沴气,郁勃蒸薰之所为也。其中人如疟状,治法虽多,常以附子为急须,不换金正气散为通用。邕州两江水土尤恶,一岁无时无瘴。春曰青草瘴,夏曰黄梅瘴,六七月曰新禾瘴,八九月曰黄茅瘴。土人以黄茅瘴为尤毒”。

        有水生机旺。“癸水,桂林有古记,父老传诵之。略曰:‘癸水绕东城,永不见刀兵’。癸水,漓江也”。受现代多少哗众取宠人士贬斥的环境风水实在是一门亟待发掘奉行的大学问。
       
  4、爱护万物,才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吉利草,其莖如金釵股,形類石斛,根類芍藥。交廣俚俗多畜蠱毒,惟此草解之,極驗。吳黃武中,江夏李俁以罪徙合浦,始入境,遇毒,其奴吉利者,偶得是草,與俁服,遂解。吉利即遁去,不知所之。俁因此濟人,不知其数,遂以吉利為名。豈李俁者,徙非其罪,或俁自有隱德,神明啟吉利者救之耶?”
        5、遍地是黄金,不助缺心人。“无名异,小黑石子也。桂林山中极多,一包数百枚。“猿性不耐著地,著地辄泻以死,煎附子汁饮之即愈”。“懒妇,如山猪而小,喜食禾田。夫以机轴织纟任之器挂田所,则不复近。安平七源等州有之”。

       6、为什么韩愈说“雪拥蓝关马不前”?“雪,南州多无雪霜,草木皆不改柯易叶。独桂林岁岁得雪,或腊中三白,然终不及北州之多。灵川兴安之间,两山蹲踞中,容一马,谓之严关。朔雪至关辄止,大盛则度送至桂林城下,不复南矣”。
       7、谁爱风流谁就甭想再高格调。“蚺蛇,大者如柱长。称之,其胆入药。南人腊其皮,刮去鳞,以鞔鼓。蛇常出逐鹿食,寨兵善捕之。数辈满头插花,趋赴蛇。蛇喜花,必驻视,渐近竞拊其首,大呼红娘子。蛇头益俯不动,壮士大刀断其首,众悉奔散,远伺之。有顷,蛇省觉,奋迅腾掷,傍小木尽拔,力竭乃毙。数十人舁之,一村饱其肉”。
       

         我们不仅缺少对身边优秀文化的继承,更无知到满足于说一套做一套。听医圣张仲景叫文豪王粲服五石散,就转而热衷于速效激素药,相信于小白鼠点头。孙思邈说:“五石散大猛毒。宁食野葛,不服五石。遇此方即须焚之,勿为含生之害。”“冶葛,毒草也。蔓生,葉如羅勒,光而厚。一名胡蔓草。寘毒者,多雜以生蔬进之,悟者速以药解。不尔,半日輒死。山羊食其苗,即肥而大,亦如鼠食巴豆,其大如■〈犭屯〉,盖物类有相伏也。胡蔓藤,毒草也。揉其草,渍之水,入口即死”。我们热爱上红颜绿色的化学毒,当然对投毒的医生们学识要求越来越高,而化学药经过高明医生魔术般的手也不会化解成粮食,比如要求终身服用的药。
        忽然想起范成大的前辈改革家王安石。“王荆公病喘,药用紫团山人参,不可得。时薛师政自河东还,适有之,赠公数两,不受。人有劝公曰:‘公之疾非此药不可治,疾可忧,药不足辞。’公曰:‘平生无紫团参,亦活到今日。’竟不受。公面黧黑,门人忧之,以问医。医曰:‘此垢汗,非疾也。’进澡豆令公颒面。公曰:‘天生黑于予,澡豆其如予何!’”堂堂改革家,对人一套,对己另一套,社会如何能不养痈。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