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生军的博客

中华文化,科学文化

 
 
 

日志

 
 

【转载】李零说“夏”  

2014-08-12 15:33:01|  分类: 符号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考古人许宏《李零说“夏”》

上博楚简《容成氏》的发现:禹画九州,“夏”是中国文明的代名词

传世文献讲夏,主要是讲大禹治水和禹铸九鼎,还有《史记·夏本记》提供的夏代的王系,其他什么也没有。这两个故事,象征意义很明显。它们代表的是一种前帝国时期,疆域大小并无一定,更多是靠文化认同建立的三代相承的“一统”概念,即我国古代的“文明”概念。这种概念,世界各国都有,今天也有,比如有些“聪明蛋”(美国炸弹有一种,叫“聪明弹”)说伊斯兰文化不文明,就是这种概念的延续。中国的这种概念是以夏为模范,商周以来,凡歆羡富裕,景慕强大者,都承认这个概念,不管住在哪里,属于哪个民族,任何文明人,都是奉“夏”为雅正,自称“有夏”,以别于当时的“蛮夷戎狄”,即野蛮人。比如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它讲当时的国籍认定,说只有妈妈是秦人的小孩才能叫“夏子”,就是如此(睡虎地秦墓竹简整理小组《睡虎地秦墓竹简》,文物出版社,1990年,135页)。虽然当时的秦,在山东六国,即“中原诸夏”眼中,还是“夷狄视之”(《史记·秦本纪》)。这就像“911”那天,有些崇拜美国的中国人,他们会说,打今晚开始,我是美国人了,这就是他们的价值认同,其实他们并不住在美国,中国也没有成为美国的一个州。而有趣的是,古书中的“雅”字,古文字是写成“夏”,比如楚简就这么写。它本来就是以“夏”为“雅”。“夏”是代表“文明”,这是简文讲大禹治水的核心。

……

李零说鈥溝拟

    现在,中国早期文明的分布,即古人所说的“禹域”,通过考古发现,其范围已日趋明朗,以北方黄河流域而言,它是以三条线和三大块为主要活动范围(图一)。三条线,第一条在北纬41度左右(大体在黄河北上转弯处),即今秦皇岛、北京、张家口、大同、呼和浩特和包头一线,为北线,可称“农牧分界线”(华夏势力最大时可以进抵的界线),中原诸夏中,只有燕国突前,是位于这一线(衔接内蒙、东北和河北,为战略要地),它的存在有如孤岛,耐人寻味;第二条在北纬38度,即今石家庄、太原、榆林、青铜峡和武威一线,为中线,可称“农牧争夺线”(华夏和北方民族反复争夺,南北推移的界线);第三条在北纬35度(更准确地说,是在3435度之间,大体相当渭水和黄河中下游流经的地方),即今曲阜、商丘、郑州、洛阳、西安、宝鸡、天水一线,为南线,可称“三代王都线”(历代王都集中在这条线上)。三大块,陕西(加甘肃)是一块,在西,主要是周、秦之域,可称“周板块”;晋南豫西是一块,在中,主要是夏、晋、东周之域,可称“夏板块”;冀南豫北(加山东)一块,在东,主要是商和宋、卫、齐、鲁之域,可称“商板块”。中国早期居民,从夏朝开始,无论属于哪一族,住在哪一块,都自称“有夏”,住在“禹迹”,这是“中国”概念的前身。只有明白这一点,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在《诗》、《书》等早期文献中,商人的后代也好,周人的后代也好,他们都是把“夏”理解为“天下”和“王土”,当作“中国文明”的代名词(在《尚书》中,“有夏”多指夏朝,但武王克商以后,周人也自称“有夏”,如《君》“惟文王尚克修和我有夏”,《立政》“乃我有夏”,都是代指周人。又据《诗·商颂·殷武》、《大雅·文王有声》、《书·立政》、《逸周书·商誓》,商人和周人的后代,他们都说自己是住在“禹之迹”)

 

公盨的发现:夏禹传说可以早到西周中期的证明

宏按:近年面世的遂公,其上有“天命禹敷土,堕山浚川”的字样。这是关于大禹故事的最早记述。但文中绝无“夏”的字样,因而遂公的发现,似乎不能说是夏禹传说可以早到西周中期的证明而只是禹传说可以早到西周中期的证明(参见本博品读夏商卷(3):金文中的禹和夏)。

 

说到“夏问题”,我还想多说两句。我理解,现在探索“夏文化”,主要困惑还不在年代和地域,而在发现物的水平。因为现在的发现,第一是没有商代水平的青铜器,第二是没有商代水平的铭刻资料,第三是没有商代水平的大型宫殿。有的学者认为,二里头的东西水平较低,而且,它给人的印象是,中心突出,四边衰落。不但和后边比,悬殊太大,而且不像它前面的新石器文化,呈现普遍繁荣的气象(承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刘绪教授教)。一个可能性的解释是,二里头有青铜兵器,作用等于原子弹,好像近代西方的船坚炮利,主要还是武器占了便宜,一下子拉开差距(承俞伟超先生教。参看:俞伟超《长江流域青铜文化发展背景的新思考》,收入所著《古史的考古学探索》,文物出版社,2002年,138143)。这一解释可能还需要进一步证明。但“夏”概念的泛化,也许在于,它是个异军突起比较野蛮的征服文明,比起周边,武力强,地盘大,但水平并不是很高,就像1617世纪的欧洲。可是,即便如此,它的突然崛起,在当时,还是件石破天惊的大事,成为榜样的大事。否则的话,比它强大的征服王朝,如继起的商、周,它们是不会以“夏”为荣耀。

 

 

(李零:《三代考古的历史断想

——从最近发表的上博楚简<容成氏>公盨和虞逑诸器想到的》,

原载《中国学术》2003年第2期,

收入《待兔轩文存·读史卷》,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