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生军的博客

中华文化,科学文化

 
 
 

日志

 
 

【转载】跷外关  

2013-03-09 19:42:31|  分类: 自己动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yyz《跷外关》
  

 腰腿酸痛常见病,不妨学做一个小游戏:抬起双手至胸前,双手合十成立掌。掌心相对,两小指并列,大拇指带动手掌向外旋,让两掌背靠背,保持15分钟。游戏结束,浑身轻松,保健成功。

 

如果化静为动,让两掌背相互撞击,发出比鼓掌更响亮的啪啪声,就成本文推介的“跷外关”。一般只须3分钟,疗效更为可靠,病谱更为广泛,甚至能取代手术。其实,这不是济公再世,是古来已有后来失传了的养生捷径。

 

   一、振奋阳气,易如反掌

 

    血的历史给我们以深刻启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大医医国的生命力,来自下层民众的担当和有为。  

 

   《清史稿·洪承畴传》中记载,明末洪承畴帅兵出关抗清战败,被押解到关外的满清皇宫。他下了必死的决心,对皇太极骂不绝口。洪承畴明朝的同事范文程现身说法:人一旦从牛角尖中解放出来,就会发现天地之大,再也不会一心求死。恰在这时,积在房梁上的灰尘飘落下来,落在了洪承畴的衣服上,洪承畴不由自主地用手轻轻掸去。范文程看在眼中,随即径直向皇太极禀报:“承畴连衣服尚且爱惜,何况生命呢”。

 

   于是皇太极亲自来看望洪承畴,并脱下身上的貂裘披在他的身上,亲切地说:“先生不会感到冷吧?”洪承畴望着皇太极许久,终于长叹了一口气,说:“你是真命天子啊! ”便归降了清朝。

 

   典故的机理与敲山震虎、打草惊蛇,四两拨千斤殊途同归而又异曲同工,也符合中医的从阴引阳,内病外治,脚有病手上治的科学理念。

 

   1961年,东德人布鲁希克驾驶大客车撞墙冲向西柏林,遭到军警密集射击。客车弹痕累累!随着一声巨响,柏林墙被撞开了一个大缺口,整个客车冲进了西柏林!欢呼的西德人冲上来迎接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布鲁希克身中19弹,停止了呼吸。布鲁希克用生命的意志加速冲向自由的行动启发世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静止世界死水一潭总会有的现象。一枝红梅出墙,冲破严寒和围困,则给人间送来了满园芬芳的生命风采。

 

    中医经典《黄帝内经》提示:养生的根本就是为了养阳气,手足是激发阳气的首选。近百高龄的国医大师朱良春推出一道养生快餐----“百练不如一走”。启示人们,延缓“人老腿先衰”,任何方式的锻炼都比不上径走这么简单有实效,赤足练出飞猫腿。腿脚的生命力在于震动,所归属的卦象是震动打雷卦。据八脉配合八卦歌诀“震三属外关”理论,位于手背部戴手表处的外关穴呼应于整条三焦经和阳维脉。可见外关是全身阳气的重要枢纽。跷动外关,引发得气,从激发手背血气开始,活化下肢循环,直到激发全身生机。可以推理,跷二郎腿壮骨与震动外关穴,其实都值得跷大拇指。径走和跷外关两者是上下其手。强身与强国道理一样。

 

二、跷维破冰,扁鹊所传

 

     琢磨先生博客有段戏言:李白小时候不爱学习,闲逛小河边,一天他看到位老奶奶,准备把铁杵磨成绣花针。李白大笑:这得磨到什么时候呀!老奶奶严肃地说:一天不行,我就磨两天,两天不行就磨三天,只要坚持,总会成功的。

 

    李白很惭愧,从此开始认真学习。因为他深刻地认识到:不学习,就会像那个老奶奶一样愚蠢。玉不琢不成器,温度不升冰难化。

 

    我们不妨再深一步考虑:无论老奶奶是体壮如牛还是弱不禁风,磨洋工般的膀臂磨针运动,直接带来的是腰既不酸腿也没抽筋,更无担心儿女不孝敬的闲愁,哼唱“常回家看看”纯粹是和小鱼同乐。凭着她这种愚公移山的精神,制作出的艺术品,不会是带刺的玫瑰,多半是蔡锷心里的凤仙。放到今天就最合于山清水秀的广西巴马老寿星的所作所为,教育、医疗、住房,三座大山,一座压不到她,相反,她永远像瑞士人一样置身于高山之巅,沧浪之水边。

 

   李白笑有所得,老奶奶也没有错:醉酒狂徒一旦长安居不易,如果不留下斗酒诗百篇,不唯高力士要挑拨,历史也不会有诗仙。当代艺术家陈佩斯,被央视抛弃反倒笑傲江湖,正是坚持艺术道路而走上轻车熟路。

 

   同样,我们深入考证推敲一下中医八脉之中的维脉与跷脉,会有一大新发现:按、跷本属中医的六大医术,和砭、针、灸、药并列。按,指按摩,人所共知;跷,则一度被将错就错划入静气功范畴。

 

   唐代的王冰注释“跷”,“谓捷举手足”。“摇筋骨,动肢节抑按皮肉,捷举手足。”显然不是静气功,也有别于现今的竞技体育。《黄帝内经》异法方宜论中:“中央者,其地平以湿,天地所以生万物也众,其民食杂而不劳,故其病多痿厥寒热,其治宜‘导引按跷’……。”显然,在这里,跷的原始解释真相,属于快速被动运动范畴。

 

   可是《类经》的解释又将外力和经脉名称混为一谈,它说:“按,捏按也;跷,即阳跷,阴跷之义。盖谓推拿溪谷跷穴以除疾病也。”张洁古说:“跷者,捷疾也。二脉起于足,使人跷捷也。阳跷在肌肉之上,阳脉所行,通贯六腑,主持诸表,故名为阳跷之络;阴跷在肌肉之下,阴脉所行,通贯五脏,主持诸里,故名为阴跷之络。二跷之脉通,气如水之流,如日月之行不休。故阴脉营其脏,而阳脉营其腑。如环之无端,莫知其纪,终而复始。其流溢之气,内溉脏腑,外濡腠理”。秦越人《难经》说:“阴络者,阴跷之络;阳络者,阳跷之络”。这段论述,似乎不仅跷的外加动作特点被否定,且跷脉与维脉可以混为一谈。

 

    原来,脉名由功能而来。考中医对八脉的阐述,任意一脉的效力都在十二条经络之上。督脉总督诸阳,任脉总领诸阴,冲脉为血液的海洋,类推阴阳维脉、阴阳跷脉共同承担生气大海的功能。而阳维脉已经总管浑身阳气,那么阳跷脉干什么?只剩一个解释了----阳维偏于内部动因,阳跷偏向共振于外来动因。

 

    至此,前边看似矛盾的记述迎刃而解,从秦越人开始到王冰都在为我们开辟破冰之道:跷,本为外力所加的动作,可以是按压摩挲,也可能是敲打震动,化为内在动力就是维脉,维脉与外来刺激应和就成为跷脉。“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不论练静气功还是动气功,本质都得立足于从身体两侧接地气---寒水从双脚内外升起,导龙入海(引火下降)也应主要着眼于两侧。

 

    中医有五劳七伤之说,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是谓五劳所伤。大饱伤脾,大怒气逆伤肝,强力举重久坐湿地伤肾,形寒饮冷伤肺,忧愁思虑伤心,风雨寒暑伤形,恐惧不节伤志,是谓七伤。那么,直通阳维脉的手背外关穴,有如雷达般应答对外界动态信息,作用于阳跷脉,拍打得气极其有利于振奋肌体阳气,建立新的动态平衡,治疗养护五劳七伤于无形。这种动一发牵全身高效锻炼经络的伟大工程我们应当果断上马。

 

三、声响共振,石破天惊

 

   考阳维脉与阳跷脉的循行路线,几乎同出一辙:

 

   阳维脉起于足跟外侧,向上经过外踝,沿下肢外侧上行至髋部,经胁肋后侧,从腋后上肩,至前额,再到项后。

 

   阳跷脉从外踝下沿外踝后上行,经腹部,沿胸部后外侧,经肩部、颈外侧,上挟口角,到达目内眦,再上行进入发际,到达耳后项后。  

 

   但是从生理功能上看出能量级别差异:

 

   《难经·二十九难》:“阳维维于阳,阴维维于阴,阴阳不能自相维,则怅然失志,溶溶不能自收持。阳维为病,苦寒热。”

 

   阳跷主一身左右之阳,濡养眼目,司眼睑的开合和下肢运动的作用。

 

   显然阳维主要对应于头针感觉区和血管舒缩区,在头颞部所占区域比较大,偏于刺激淋巴功能。阳跷对应于头针舞蹈震颤区和运动区,范围相对紧缩,偏于平衡筋经功能。

 

   由此可知,轻拍通达阳维的外关穴得气,可以激发火气,使全身温和、耳聪目明,振奋阳气,告别手脚冰凉。而重拍持久敲击得气,则可以促醒运动功能。  

 

   总结通阳维脉的外关穴《西江月》词说道:肢节肿疼膝冷,四肢不遂头风,背胯内外骨筋攻,头项眉棱皆痛。手足热麻盗汗,破伤眼肿睛红,伤寒自汗表烘炽,独会外关为重。

 

   总结通阳跷脉的申脉穴《西江月》词说道:腰背屈强腿肿,恶风自汗头疼,雷头赤目痛眉棱,手足麻挛臂冷。吹乳耳聋鼻衄,痫癫肢节烦憎,遍身肿满汗头淋,申脉先针有应。

 

   看得出,差别在于阳气阻塞的程度,阳维病的反应是心情差,不高兴,还算抑郁症亚健康;阳跷病则表现为打人毁物,特冲动,家庭社会都无可奈何的精神病。

 

   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员祝总骧教授通过物理实验证明:经络线上存在循经高振动线,经络线以外则难以检测到。用尖头小橡皮锤和医用听诊器,在受试者身上沿古典经脉线进行垂直叩击,发现每当小锤叩击到经脉线上时,就会听到一个音量加大、高亢洪亮、如叩击在空洞地方那种“空空”的声音。有高振动声特点的经脉线只有1毫米宽度。由此,他推出锻炼经络的三一二工程。不过丹参一味,功抵四物(汤),工程所揉三个穴,合谷、内关、足三里,可以一个“外关穴”取而代之。

 

     跷手背几十下,就会产生奇怪的啪嗒啪嗒的电火花般声响。对照《针灸大成》的记载:掐小孩手背外侧威灵穴(靠近阳溪、雷电之神列缺穴),可以使急惊风突然死亡的少年起死回生。并说“掐此处有声可治,无声难治”,一下子明白:“有声”并不单指儿童的哭声,而主要指掐穴位发出的“咯吱”声。

 

      美国著名声音治疗师詹姆斯?丹吉洛的杰作《用声音打通经络》告诉我们:人体发出大笑的声音,可以打通胸腺的经络;人体发出“嚯”的声音,可以打通肺的经络;人体发出“嗷”的声音,可以打通肾脏的经络。佛教认为:“啊”为人部音,为一切声音之母,开辟万有生命能量。

 

   德国慕尼黑大学东亚文化研究所所长M.波克特教授早在1983年就说过:“就医学而言,由于十九世纪西方文明的冲击,在中国人心灵上造成的模糊和麻痹,直到今天仍未得到克服,连一些中国的医学家和政治家都没有认识到上述事实……都是按照这种外来的教条主义和不合理的前提发表议论和行事。都认为西医是科学的,相反没有对中医基本方法论和认识论进行研究。”

 

      跷外关,可以隨时隨地双手背对着拍击,用成功者的话说“这样健身,区里不管,乡里不拦,不生闲气,不花冤枉钱”,这反背手鼓掌,一样发出声响,“让冗长的会议时间变得更有意义、电脑前休息的十 分钟有了內容、餐前等待上菜不再急躁”。有节律地互打,伴随“啪”“啪”的鞭炮声响,阳气振奋,自然换了人间。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